[安卫] 第二份圣诞礼物

在开始讲这个故事之前,我要先声明一点。

人类都是很愚蠢的生物。

嗯,没错,这就是我的立场。

如果你觉得不爽,可以捏我引以为傲的小圆肚子撒撒气。


你看,人类要花好几年才能搞懂另一个人类在讲什么。

然后又要再花上好几年,甚至一辈子,才能搞懂另一个人类在想什么。

而我们玩具,生来就懂得所有人类的语言。

而作为毛绒一族的我,更有读懂人心的种族天赋。

如果你还是觉得不爽,可以捏我引以为傲的小圆耳朵撒撒气。


我的身材大小适中,大致可以被一个18岁孩子单手握住,或者被一个8岁的孩子双手捧着。

我是一头圆滚滚的,黑白相间的,趴着就不想起来的,挑食的熊。

人类给我的昵称有很多,我的大主人叫我「大胖」。

你知道的,作为一头玩具,我们无权选择自己的名字。

但鉴于这个名字既是他母语和我出生地人类语言的文字游戏,又符合我那让人爱不释手的身形,我对这个名字还是很满意的。

创意分可以给到9。满分是10。


我的大主人是个壮实温和的小伙子,他的手心很暖,金棕色的头毛很柔软,眼眸明亮,并且总在笑。似乎这世上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很愉快。那些雪啊,胡萝卜啊,教堂拱顶啊,更多的雪啊,光秃秃的启明星啊,小皮靴子啊,我的远房亲戚套娃啊,他都觉得很满意。


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是在套娃她们家被认领的。

我的大主人和一群人类从夏天的海滨跑来这个冬季的平原,挨个城镇发礼物。

……人类就是有些抽风,不过这也正是他们的可爱之处。

他的同伴们「Cam、Cammy」的叫他。把他当做小孩子看,虽然他总是提醒别人自己已经是大学生啦!


「Cammy~队长说要送你一个小礼物~」

「……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我是来工作的!」

「我觉得这只熊猫很适合你呢~你看~还是中国产的呢。」

『啊,好可爱!!』「那……好吧……」

你看,我说过我可以听到心声吧~

『肚子好软……』「可我真的是来工作的!严肃认真点!」

「好好,收到,长官~」


于是我的大主人把我塞进他的背包里,每天清晨赶着三驾马车,小鞭子精神抖擞的甩起来,载着他的队友们从一个城镇飞奔到另一个。

城镇里的孩子们听到马蹄和铜铃的声音便会开心地大喊着「Дед Моро́з(冬爷爷)」「Снегурочка(雪姑娘)」,像刚开春乐疯了的鸟儿一样哗啦啦的聚拢过来,抢着坐上冬爷爷的膝头给他唱歌念诗,或者争着接过雪姑娘手上的玩具和巧克力。

而我的大主人这时候多半会笑眯眯的坐在孩子们留意不到的角落,掏出素描本和炭素笔画下那一张张笑脸。

不过有几次他还是被发现啦,孩子们趴上他的肩头看他在画什么。

他有时会把我翻出来,和刚拿到玩具的孩子们即兴来一场跨越语言的玩偶剧。

我说了不是,他是个温和的小伙子。


他也不总是当车夫,玩偶师,随行画家或搬运工。

在旅途的最后一天,队长·冬爷爷的老寒腿发作了。


「偏偏在最重要的一天,这老毛病找上来了。」队长唉声叹气的捶着膝盖。

可精神矍铄的冬爷爷是要有的,和蔼可亲的人肉坐垫也是必不可少的。

『怎么办呢怎么办……』「啊!Cammy你过来一下!」

「啊?」


于是就在圣诞的那一天,我家大主人挂上胡子,穿上冬爷爷的长袍子,戴好坠着一个毛绒球的尖帽子,略略有点拘束的坐着,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雀跃不已的小人儿里。


在礼物就快被分发完毕的时候,一个小男孩靠了过来。

我知道他是个小男孩皆因我凭借种族天赋读取了他的内心,其他的人类——大概除了他妈妈——一时间都难以判断这位小朋友的性别。

这个可怜的小男孩的内心全是不情不愿,和对把他打扮成这样子的母亲的弱弱吐槽……

虽然我是头没娘的熊,但我完全能够理解他。

任谁被亲妈装进一件小丑衣服里,戴着一大顶高高的尖角帽,脸蛋上还跟套娃一样涂了两大片圆滚滚的腮红,都会不高兴的……


但这位小朋友虽然内心是拒绝的,还是勇敢坚强的穿过自动分开的人群,站在了我家大主人和他队长夫人的面前。

在抱了几十位小朋友坐大腿,也听过了各式各样不在调子上的歌曲后,我的大主人已经抛开了一开始的拘束,完全进入了80岁慈祥老年人的状态。饶是如此,当他冷不防一抬头,看见这个盛装打扮,隆重过头的小朋友,像摩西过红海一样出现在面前,还是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噗咳咳咳……」『太好了成功伪装成咳嗽了!』

「Счастливого Рождества!(圣诞快乐)」

他放粗嗓音说着临时学的俄语,张开双臂示意这位踌躇着的小朋友可以过来抱抱坐膝头了。

但小朋友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眼神,反而向雪姑娘那边靠近了一步,张开唇膏大概涂了一片吐司那么厚的小嘴,声音细细的宣布:

「我要给冬爷爷和雪姑娘朗诵一首诗。」

和别的小朋友明显来混颗糖吃的表演态度不同,这位小男孩一点也没耍赖。他郑重其事的站好,像朗诵比赛上站在第一排的小学生一样,感情充沛慷慨激昂的背诵了一首温馨的圣诞小诗。

唯一可惜的是,今天这位冒牌的冬爷爷其实一个字也没听懂。并且从他的内心感慨来看,他把这首诗的内容错误地脑补为:奋不顾身的勇士们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终于夺取了胜利!

被表演风格所震慑的冒牌冬爷爷,率先大力鼓起掌来。

围观的人们也如梦初醒般拍起手来,还有一两个好事的大孩子吹起了口哨。


那个孩子慢慢放松下来,露出羞涩的甜笑,低头看了一会儿自己的鞋尖,小幅度的蹦跶到雪姑娘跟前,双手接过一份小礼物。

第一次受到冷落的冬爷爷再次张开欢迎的双臂。

小男孩小心谨慎的快速审视了一番冬爷爷的胡子和宽松的腰带,像在判断他是狗熊、狐狸还是猫。最后想起他一脸震惊大力鼓掌的样子,决定他应该是个好人,于是扑进怀里,满满的抱了他一下,然后从胡子堆里冒出头来,转过身啪嗒啪嗒的跑掉了。


终于把所有的礼物和巧克力都送完了,大主人背起书包,揉着发麻的大腿,依依不舍的走向来时的方向。

『明天就要回澳洲了,下次再来俄国不知道是……』

他的思绪被巷子深处一群高声喊叫的孩子打断了,他眯起眼睛回首远望,一群大孩子正围着一个小不点大声喊着什么,还有人拍起手催促着。

大主人本能的感到不对劲,正了正冬爷爷的白胡子和红帽子,大步走了过去。

靠近了才发现,原来被围在中间的是刚才那个盛装打扮的小男孩,他已经把长帽子摘掉了,正低头望着攥在手里的帽尖。

其他的孩子在催他「朗诵」「朗诵」「朗诵」。

虽然大主人他听不懂,但还是猜到了事情的本质。他重重的咳了一声,笑眯眯的用俄语向他们问好。

大孩子们看到一整只直立起来的冬爷爷正庄严肃穆的向他们逼近,虽然感觉在笑但还是很可怕,同时闪现出『天呐刚拿到礼物就使坏,礼物会被收回去的!』的念头,捂着礼物尖叫着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冬爷爷本来还计划了一系列的后续,想不到第一步效果就这么好,一时间也愣住了。他看着还低着头的小孩心想他该不是哭了吧我不会安慰哭泣的小孩啊。

……所以说愚蠢的人类交流起来就是麻烦啊。

其实大主人他完全不必担心的,在我们走来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一直在盘算着用帽子砸列夫的脸,趁大家分神再挥拳猛击叶戈尔的门牙。

但大主人不知道这个瘦弱的小家伙其实装着一颗斗志力顽强的心,他弯下腰来,揉了揉他黑色的小卷毛,努力回想除了你好谢谢不客气再见我爱你圣诞快乐还有偶然习得的骂人话之外还有没有别的词可以派上用场。

小男孩抬起头,像冬季无角的鹿一样呆呆的盯着冬爷爷,他的套娃妆被自己胡乱抹掉了,脸上和唇间残留一片晕开的红色。

『啊这可怜的小家伙忍哭忍到脸都憋红了!不行我得让他开心起来!』

这样想着的大主人蹲下身来,双目平视着那个孩子,突然灵光闪现,把背包取下来,掏出了小孩子的治愈神器。

……唉我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发展……我只能抱着肚子坐在大主人的掌心,傻笑的看着这两只无法交流的笨蛋。

「这是Дед Моро́з(冬爷爷)给你的第二份подарок(礼物)。他叫大胖。」他英俄夹杂还带出一个中文词儿,连说带比划,「不要伤心。Дед Моро́з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和你一样瘦瘦小小的,但你看,现在Дед Моро́з已经很强壮了不是?」他说完还比了一个💪的动作。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抓瞎的冬爷爷,那个小孩子被他逗乐了,笑出一颗牙花来。

「Счастливого Рождества(圣诞快乐)!」

大主人说着把我递了过去。小男孩想了想,双手捧过我,害羞又兴奋的揉着我转来转去的看了一番,嘴里一直说着「Странный! Странный!(好奇怪)」,然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响亮的说:

「большое спасибо, Дед Моро́з!(非常感谢您,冬爷爷!)」

又是一个转身啪嗒啪嗒的跑走了。

跑了几步又回过神来,转身一手抱着新得到的礼物,一手高高的举起来,挥了又挥:

「Прощай, Дед Моро́з!(冬爷爷再见)」

「Прощай!」

我的大主人也笑着回礼,一路目送着,直到我们转过街角。


「妈妈你看!冬爷爷送了我第二份礼物!」

「哇,大概是冬爷爷提前给你的生日礼物吧~」

「冬爷爷才不知道两天后是我的生日呢!」

「冬爷爷什么都知道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才不会相信呢~那个冬爷爷连话都说不好。没有大肚子,眼睛周围也没有皱褶,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什么奇怪的坏人呢……』

「Дэвид,在想什么呢?」

「妈妈,这个冬爷爷明年还来吗?我还想给他朗诵一首诗。」

「冬爷爷年年都来的呀~」

「……那,明年能不能不化妆啊……」

「哈哈哈,好啊~」『才不要嘞~让我想想明年要把你扮成什么好呢~』

「妈妈,这个熊,它长得好奇怪啊……」

「这个啊,它叫——」


我之前似乎忘了说,认领一只玩具的必要步骤是命名。

玩具们虽然没有选择名字的权利,但凑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热门话题永远是吐槽对方的名字比自己的蠢,所以我们都特别爱和泰迪们做朋友。

我的小主人回家后翻查了半天的词典和百科,以一个将满8岁的聪明小孩能够达到的的程度,深入的了解了一番名为熊猫的那种生物,呆呆的盯着空气消化理解了一番,然后快活的把我举起来。

我感觉到那个重要的时刻就要来临啦,此时我的心中充满了期待,这个小家伙毕竟是个敏锐机灵还能背下一大段诗歌的好小伙,并且又有几只毛绒玩具能同时拥有两种语言的名字呢~

我的心中充满了期待,直到听到一个干脆利落的单词:

「Медведь!(熊)」

……嗷,这名字实在是太棒了!这个创意我给10分!满分100……


我坐在他的书桌上,懒洋洋的守了他一年。

平心而论,我的小主人对玩具的热情不及书本的百分之一。他总是捧着书读啊读,间中会发一下呆当作中场休息,然后再继续捧起书来。我担心他再这样读下去,很快就会和我一样冒出两大团黑眼圈来。

他也会画画,这让我想起我的大主人。不知道他此时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呢。不知道我的主人们是否还有机会相会呢。

这个念头偶尔也出现在小主人的心里。

反正他们第一年没见着,我很失落,揣着我去找冬爷爷朗诵的(依然穿得很隆重的)小主人也很失落。

第二年、第三年的圣诞来了又去,他们还是没有相遇。

10岁生日那晚,我的小主人呆呆的看着立在我身边的照片——他涂着大腮红和冬姑娘合影的那一张——托着下巴努力地回想……

『哎呀……我好像已经忘记那个冬爷爷的样子了……如果明年他来了,我认不出他了该怎么办呢。

等等,仔细一想,我化着那么浓的妆,冬爷爷应该也认不出我了吧……难道为了相认要年年都画那么丑的妆吗………………』


小孩子的世界总是充满了新奇的玩意儿,要记住一个连脸都看不全,话也听不懂的陌生人,毕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他发现的新奇事之一就是我小肚子边上缝着的签条儿。就是我们玩具界类似身份证明的东西。

他把我的小签条揪出来,捏在手指间,眯起眼睛凑近了,颠来倒去的看。还啪嗒啪嗒的跑去问他的母亲:

「妈妈妈妈,这是什么文字啊?」

「哦,这个是中文。」

「中文?」

他又甩着手啪嗒啪嗒的跑回来,一头扎进书页里,查找了一翻,似懂非懂的对着空气连连点头,然后抓过写生本和铅笔,一笔一划的把我签条上的汉字临摹了下来。

他觉得汉字的形状很Странный(奇怪),和黑白熊一样的Странный——当然他不知道此时他桌上的黑白熊正翻着精神上的白眼,吐槽说如果这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是Странный的,那也只能是他的圣诞礼服们。

汉字奇怪但又很有趣,有趣得让他着迷,着迷但又抓不住,有点像渐渐发淡的记忆。

他反反复复的在素描本上抄写那行中文,像在画一幅迷你的写生,还得意的拿给他妈妈看。

而我看着他心里憋得直难受,肚子里的棉花团都要纠起来啦,我真想大声告诉他:

你把字上下写反啦!


见不到大主人的第三个圣诞过去了,我的小主人在某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心中出现了一道闪电,像所有意气风发的好孩子一样,下了个决心,他决定要开始学中文啦。

和别的爱下决心的意气风发的好孩子不一样,我的小主人是个意志坚决的小朋友,一旦他下了闪电,不管多困难的事都要办成。

他先拜了做买卖的瓦夏叔叔为师,邮购回来几本插图套色错乱的汉语入门书。吭哧吭哧的学了一年,开始能对着我说上一两个中文单词和句子了。

比如他会和我练习一些蠢蠢的对话:

「这个熊猫多少钱?」

「十块钱。」

「再便宜点儿。」

「不能再便宜了!」

对此我的评价是:………………

很快,我们各自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他终于发现自己之前写来写去的中文是上下颠倒的。真是可喜可贺。当然了,他不这么认为,他把头撞向桌子,捂着小脑袋嗷嗷的滚来滚去,双颊像抹了胭脂一样。

我有没有说过,人类抽起风来是很可爱的。

啊对,我的发现。

在和他进行了数次单方面的对谈练习之后,我推断他瓦夏老师的生意伙伴一定是青岛人,因为他一口的海蛎子味儿。

我为自己的见识多广感到自豪~挺起了小肚子。同时也有点担心小主人的汉语之路。小肚子又缩了回去……


虽然这世上的人类有很多,其中相似的也必定不少。但又有谁和谁共同拥有一只可爱圆滾的毛绒玩具,又在同时学中文呢~

有一晚,我家小主人摇头晃脑的背了首描写一个背井离乡的单身汉大晚上的不睡觉对着月亮胡思乱想的诗。我吓了一跳,耳朵里塞着的棉絮也跟着颤了一颤。

这首诗在多年前的那个晚上,我还住在背包里而不是书桌上的时候,我家大主人一边看着月亮一边呵着寒气,也曾经在心里背过它。

唉,我真希望大主人能再来俄国一次,这次他们应该可以用中文好好的交谈了。他们还能聊聊诗,英文的,俄文的,中文的。多好。

虽然听起来应该像海产品的交流会……大龙虾和海蛎子。


再后来,像所有的好故事一样,时光飞逝草长熊嚎~

我的小主人,独自顽强的学着中文,默默的像一株小白桦一样成长着,一年又一年,教材学了一本又一本,老师也拜了一个又一个,直到某一天,他发现自己再也买不到更难的课本,也找不到比他中文还好的老师了。

他啪嗒啪嗒的跑去和他妈妈说——对,他虽然长高了,也稍微壮实了那么一点点,但啪嗒啪嗒跑来跑去的习惯还是没有变。

他说妈妈妈妈对不起我能去中国读书吗。

他妈妈揽住他,在他的额头上盖下一个吻:

「Удачи, милый.(祝你好运,亲爱的。)」

半年后,我们坐上了去北京的飞机。当然买票的人可不是「运气」那位反复无常的女士。生为一头圆滚滚懒洋洋的毛绒玩具,我才不会像个老夫子一样说什么「天道酬勤」,但我的小主人真是好样的。给他拍个熊掌。


当年,我家小主人刚好18岁,他往中国去。

那年,我家大主人也是18岁,他到俄国来。

这是他们相遇后的,第十年。

我的两任主人都是好小伙儿,虽然他们大概从此天各一方了……


接下来的日子,对待机在书架上的我来说可就十分无聊了。

但我的人类主人忙碌不停。他如同我曾经预言的那样,看书看书,把自己看成了一头熊猫。

但他这头熊猫似乎挺受欢迎的,小小年纪就开始工作了,上电视拍节目,买上一大堆巧克力给自己吃。

他也像所有青春期的小男子汉一样,开始背一些背井离乡的单身汉大晚上的不睡觉对着月亮胡思乱想的诗,和别的一些更加胡思乱想的诗。

……老实说吧,读心这个被动技能,既是天赋也是诅咒。当你的主人情窦初开,你就等着天天被他的内心独白齁死或者酸死吧……

我的这位小主人,自从参加了一个,从他的准备工作来看,似乎是以表演为主以吵架为辅的人数众多的谈话节目之后,就开始每天在心里念念叨叨一个名字。

小主人还像所有心里装着别人名字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写一些在本熊看来创意也只能打10分的傻乎乎的情诗。

不管这个幸运的混蛋是谁,反正他的名字我之前从没听过,他这个人我也没有见过。


直到……


圣诞节大概是我家主人们的幸运日。不管它是哪一天。

我的小主人这次终于不是一个人回家了,他还带回来一个金棕色头发的家伙,等等,他叫他什么来着……哦好吧,他把他心里想着的那个名字给带回家了。

这个金棕色头发的家伙,看起来还不错。眼睛明亮,笑容温和的家伙应该都不是坏人。

但我的小主人站在房间正中,一副局促不安的表情,仿佛长了三只手五只脚。

加油啊小主人,我浑身上下的棉花团都在呐喊,别紧张,你的情诗都好好的藏在抽屉里呢。


「唔,你说要看我当年收到的第二份礼物……」『冷静啊大卫克罗索夫,千万不要流鼻血,千万不要!』

「对,你带来中国了吗?」『到底是不是他呢?我记得应该是个黑色卷发的小男孩。加上那张照片,和那个故事……』

「我一直带着它的,你等等……」『!刚刚好像和他对视了』

那个眼睛湛蓝的男人猛地抓住小主人的肩膀,急急的说

「先别去拿,让我来猜猜看。」

『?!』

「那个礼物是头小熊猫吗?」

「?!」

「是冬爷爷发完礼物之后单独送给你的。」

「?!」『?!』

看着一直处于失语惊讶状态的黑发少年,他像当年一样温和的摸摸他的头顶,柔声确认道:

「对吗?」

「原来那是你啊……」『难怪他在录节目的时候也说原来这是你~』

他说着喜出望外的抱住了含笑点头的他。


我想,他们的身份已经不需要说明了吧~

如果人类的心脏能像星体一样发光,此刻我们的房间里,将诞生今夜宇宙中最亮的两颗星。

我的小主人,大卫,满心欢喜,自己心里的爱人竟然也是给自己留下童年亮色的那个人,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而我的大主人,安龙,在心里感谢着圣诞节奇迹和风湿关节炎,让自己有机会早早的参与进心爱的人的人生里。

诶等等,这边也是『心爱的人』吗。

唉,我接下来大概又要倾听一番愚蠢的人类因为交流障碍而无法诉说的双重独白了……

果不其然,这就来了。

大卫一开始扑向安龙的确是因为找到了心怀感激的童年偶像冬爷爷而如孩子般的欣喜,但当他被安龙圈在怀里,并随着这个拥抱渐渐拉长和加深,他的全身都因为焦躁不安和莫名期待而热起来。

安龙开始纠结如果现在告白,时间地点会不会有些不太绅士,对方会不会觉得自己是恋童癖。要不要先把他约出去和他蹦个极冲个浪吃个龙虾什么的,再在点着香薰和烛火的露台上表明心迹比较好呢。

然后这两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开始回想起认识以来的细节,对方眼睛的颜色,嘴唇挑起的弧度,大笑时眼底或唇边的皱纹,说话时的小动作,身上的味道……

啊啊,真是受不了了!拜托你们要在一起就快在一起啦!我着急得小肚子里的老棉花都要炸出来了。


「大卫……」

「嗯?」

「你还记得我当年不怎么会说俄语吗?」安龙微微松开拥抱,看着大卫的双眼问。

「噗,说得好像你现在就会说俄语似的。」大卫又笑出一朵小牙花。

「当年临时学的俄语我几乎都忘了。现在就只记得两句了。」

「哦?哪两句~」

安龙想了想,说:

「Счастливого Рождества!(圣诞快乐)」

大卫赞许的点头,笑着回道:

「Счастливого Рождества!」

然后偏起头等着下一句是什么。

安龙又想了想,郑重的说:

「Я люблю тебя.」

大卫被搂着的双肩抖了一下,脸颊红了起来。

「Я люблю тебя.」


「我还记得你当年两边脸颊涂了圆滚滚的两坨红胭脂~」

安龙笑着捧起大卫的脸,一左一右的各吻了一下。

大卫挑起下巴,语带挑衅的回敬:

「那你更应该记得,我的嘴上至少有半管口红~」




——————完—————


附录·作者档案

照片:🐼

名字:大胖熊

曾用名:大胖、Медведь

出生地:中国四川

种族:毛绒玩具

性别:毛绒玩具

年龄:毛绒玩具

职业:毛绒玩具

主人:Cameron Andersen、Давид Колосов

其他家庭关系:二弟🐨、三弟🐻


(某种意义上,澳洲树袋熊、俄国大棕熊、中国黑白熊也能凑三只we bear bears呢www 我脑补的小后续是安卫又「认领」了两只毛绒玩偶www凑三只好兄弟,要瞎一起瞎www



我忍不住还是深挖了一下圣诞那期大卫收到双份礼物的那个小故事,然后串了一下大卫在世青说和天天向上都说过的爱上中文的契机。

文中的安卫的年龄,大卫的生日、立誓要学好中文的时点、第一个老师是青岛人,安总开始学中文和读大学的年龄、小时候是个瘦小的孩子,这些都是有料可查的。但其他的就是我瞎扯的啦🙈

说实话,大卫来中国的具体时间我没找到,但从他的简历来推测,应该是18岁左右。


关于本文的视点和人称,我一开始只是觉得通过一个外表可爱性格贱贱的玩具来吐槽他们应该很好玩(参见某个泰迪熊电影2333)。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polo的苏点啊!!😭 写着写着也数次后悔了,因为有些地方会因为好肉麻而写不下去QVQ!老是大主人小主人的那样叫我也很想抽打我自己!!orzzz anyway,拳击日快乐2333

评论(18)
热度(64)
© 南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