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卫] 不适合彼此的职业 1

黑帮AU。大卫是无实权的黑帮继承人。安龙是他的遗产律师。这样的设定> <

顺祝大家圣诞快乐www


1.

「啪。」

黑暗中有近处机扣打开的声音。

安龙被扶下来。空气冷冽。

他一边不急不慢的扣上西装外套的扣子,一边细细回想鼻端这似曾相识的气味是什么。

啊,是了。是松香。


「安律师。」耳边有人礼貌的细语,「抱歉。」

那人用柔软的织物缠住他的左手手腕,轻重恰当的绑好。触感滑腻,大概和遮住双眼的黑带一样,是丝绸吧。

安龙正想着,觉得手腕上一紧,耳边又传来那个礼貌的声音:

「请往这边走。」


安龙顺着牵引的力道一路缓行,对方也不催促。

足下平坦,唦唦作响,听着像堆积着干爽的落叶。还似乎有水声,忽远忽近难辨方向。

安龙觉得这一切简直是个疯狂的错误,但在这宁谧的自然中却紧张不起来……


2.

「您确定对方是找我吗?」接到导师电话的安龙觉得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虽然拿到了执照,但您也知道的,我根本没有接过案子。」

「我当然知道,并且我一直觉得这是对你才华的极大浪费。」电话那头叹了口气,「Cameron,帮帮忙。对方指名要找你。」

「好吧……是什么案子?」千万不要是凶杀千万不要是凶杀千万不要是凶杀,安龙默默交叉手指。

「……遗产分割。」老师的声音听起来不像这么简单。

「呼,看来我要温习一下功课了。」安龙听出来了,但还是决定不必挑明,说个笑话就让它过去好了。


当他被恭敬的蒙上双眼,请进桥车的时候,当他听到压低声音的俄语交谈时,他暗暗发誓如果此行不是去见普京,他事后一定要回澳洲敲老师一顿大餐。


3.

眼罩被取下的那瞬,安龙本以为会被突如其来的光亮闪得睁不开眼,继而在光晕里渐渐看清一个虎背熊腰头发稀疏的叼着雪茄的黑帮老大。

但眼前还是一片昏暗,微光中分辨出来他正站在一个空旷大厅的正中,角落炉火明灭不定,微微掀起的窗帘外有星光点点。

室内还是一样的冰冷。缺乏人气的感觉让屋子里甚至比户外还要冷。

身后紧闭的门边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墨镜男。只是静默的站着,并没有催促他的意思。

啧,黑灯瞎火还戴墨镜。黑帮电影看多了吗,这么会搞气氛。

安龙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地板很符合气氛的铺着厚地毯,安龙开始想他毕业多年后迎来的第一个主顾该不会是一个活在教父电影中的半朽老人吧。


和所有的老式大宅一样,客厅尽头是一道长梯。

安龙终于看到有一处显示主人个人特色的地方了。

二楼走廊本该挂家族画像的地方挂着的全是风景画。

湖。远山。松林。清晨,正午,黄昏和深夜。

来来去去全是同样的景色。有的是油画,有的是水彩。

安龙贴近画布,右下角有着同样的俄文签名。

同为绘画爱好者,安龙仔细的审视了一番这位作者的技法。

看来这人和他一样,是个得益于天赋多于技法的非专业人士。


安龙突然有些同情这栋大宅的主人。

不管是不是半朽老人,这人的生活可够郁闷的……

景致再美,重重复复看上百边,也是会腻的吧。


4.

书房的门开着,安龙等了片刻,见无人出入,就直接走进去了。

先前绑在手腕上的黑色绸缎并未被取下,不知是否为了方便再次领他出去。

安龙一边把它解下来,顺好对折成方巾的形状,放进外套胸前的口袋里;一边观察着这间看起来颇为陈旧简朴的房间。


书房墙角立着一架钢琴。左右两面墙都是顶天立地的书架。前方那面墙是一大扇落地窗,走廊上那一排湖光山色就在窗外夜色掩映中。

书房唯一的光源在角落。

有人立在书桌边,弯着腰似乎在写着什么,安龙的足音被地毯吸去大半,但那人还是听到了。

他像猫一样耸了一下肩背,转过身来。


安龙怔了一下。

首先,这人看起来实在太不像个──抱歉──活人了。

其次,想不到有着这么古朴品味的家宅主人看起来竟然如此年少。

这两个念头同时在脑中闪现,安龙几乎就要把它们归纳为一个非常不科学的结论了……


安龙顿时明白了,他至今仍未表明身份的委托人,并不是找他咨询如何订立遗嘱的,恐怕是遗产受益人,或受益人之一。


「咳咳,」安龙露出明媚的笑容──在澳大利亚人中他也算是爱笑的──向那个少年自我介绍,「你好,我是Cameron Andersen,职业是主持人。你应该就是我的委托人了吧?」 

如果对方是个更成熟壮实一些的成年人,他大概要讥讽两句,但对着这个赢弱单薄面色惨白的家伙,他突然就不忍心了。

不过,安龙并没有示好的伸出手。也没有说节哀顺变之类的套话。算是含蓄的表达了心中的不满。

礼貌的绑架也是绑架,被半强迫的带来这个鬼知道是哪里的鬼地方,要说安龙没有恼火也是假的。


对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继续直愣愣的看着他,甚至连藏在阴影里看不清颜色和情绪的眼睛都没有眨。

那人一直紧抿着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唇线的弧度,看起来像在忍笑。


「……呼,好吧,先假设你不是聋子或者哑巴,我要声明,我除了骂人话,俄语是一窍不通的。」

安龙无奈的走向他。心想要不要在书架上翻翻有没有英俄词典。


安龙的委托人看着他靠近,稍稍侧身,似乎在暗示他看桌面上的东西。

安龙错身看过去,竟然是一副书法。

蝇头小字写得工工整整,字迹尚未干。似乎是首诗,安龙出于礼貌,没有细看。

瞎跑了一晚上,结果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看到意想不到的熟悉文字。

连带着对这个少年也感觉稍稍亲近了一点。

「你会中文?」安龙用中文问他。

那个少年终于有了反应,他点了点头。但动作僵硬,好像一只石化了猫,安龙几乎可以听见他点头时颈骨发出的喀啦声了。

安龙忍不住笑意。

从面对面的距离来看,这人就像只穿着小西装的洋娃娃一样。……虽然面无表情的,还是像只死物。


「Я Давид Колосов。你可以叫我大卫。」

洋娃娃终于说话了。

「唔……非常抱歉用这种方法把你请过来。我不能离开这里,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是哪里。」

想不到这只洋娃娃一旦开口还挺流利健谈的。安龙觉得需要调整一下对他的认识了。

「希望你不要生气。我知道你的中文名字是『安龙』。为了方便,我叫你安龙可以吗?那么,安龙先生,你先请坐。请问你喝茶喜不喜欢加奶和糖?」

……等等,这简直是超流利超健谈啊……看来不仅仅需要「调整」认识了,根本就要「重塑」认识了。

安龙回过神来,发现大卫捏着一只小摇铃,正歪着头等他答复喝茶偏好。虽然是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但看起来却还像在忍笑。

「随你就好,我都可以。」

安龙在唯一的客用沙发里安顿下来,看着黑帮少爷摇铃把那个墨镜男招上来,叽里咕噜的用俄语吩咐了他一番。


墨镜男走后,大卫却突然沉默下来,低头研究起自己写了一半的诗。

安龙决定打破沉默,快速了结此事然后飞回家吃大餐晒太阳。

「我可以问一句吗?」

大卫迅速抬起头来看向他。

「为什么要选我当你的律师?」

「……因为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我觉得找一个会中文的律师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可以找一个中国人啊。或者别的更有经验的会中文的律师。」

大卫沉默了。

「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出过庭吧?」

「但你的成绩是最好的!」大卫插嘴,「我调查过你。我不是儿戏的。」

「这样我就更奇怪了。首先,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大卫再次沉默,这次眼睛也移开了。又露出那种似乎在忍笑的表情。


安龙心中再次出现那种荒唐的感觉。

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小孩的表情应该不是在忍笑,而是在忍住某种其他的情绪。并且这种情绪他还挺熟悉的……是在哪里看过呢……电视台吗?还是采访的时候?

他决定换个角度求证。


「你说你不能离开这里,也不能让别人知道这里。那你的中文是怎么学的?家教?」

「我自学的。」

「哦,很厉害嘛。你都用什么教材,我现在还有些语法和同义词搞不清楚。」

大卫看他放弃了刚才的话题,开心又自豪的举荐了一堆教材,一边说一边在书柜间走来走去,不断取下课本和练习册摆在安龙面前。神采飞扬,大有一副我随时可以借给你看我们快来结成汉语学习小组吧的慷慨。

「语法和单词可以看书学,那发音呢?你的发音很标准啊。」

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

「发音我可是下了苦功的!我听遍了教材CD,又看了所有卫星能收到的中文电视剧和电视节目──」

大卫突然呆住,自己也意识到不对了。赶紧捂住嘴,把头转过去。


果然如此!

中文里所谓的「好的不中坏的中」大概就是现在这种感觉吧……

安龙哭笑不得,摊开双手无奈的说:

「……孩子,可能在你的黑帮课程101里没人教过你,但找偶像来当律师是很不明智的。」




——————TBC——————


嘿嘿,我也要tbc了~

这次任性的随自己喜欢啰嗦了一大轮,所以故事进展非常慢,写完之后才发现其实一句话说明里已经完全概括了这堆字……抱歉🙈


脑洞的来源有两处。

一是安总剪的大卫视频(安总的视频是我所有非au的脑洞来源呢~谢谢安总投喂2333

里面大背头look的大卫,不知为何特别痞气(?)嚼着香口胶(?)打着响指的样子和平时的大卫太不一样了!让我一下子就联想到黑帮(不要问我为什么🙈

(抱歉画质是有点太感人😂等等我找到更好的再替换掉它🙈)

二是某一集罗老师说起意大利黑帮的时候,大卫反应迅速的接话了!!好像是Camorra?我不记得是哪一集了……如果有记得的朋友麻烦告知我 谢谢谢谢~ > <

评论(33)
热度(51)
© 南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