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卫] 关于欲望

1. 


『关于欲望,需不需要克制呢?如果认为需要的,请亮灯。』


其实他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欲望:玩乐,睡眠,思念,恐惧──如果恐惧也算是一种欲望的话。

还有,迷恋。

他反覆不断地把心中那头日益成长的小兽推向视野以外的黑暗深处。不断地拒绝听从它的呼唤。捂起耳朵,远远地跑开。尽量不要去想,不去想背后,黑暗深处,那头野兽的目光,一直都在。


但这次,他突然抓住了已经伸出去的手,聪明地把这个动作自然地演绎成一段幽默的小动作。然后把双手交叠,藏好。

不知为何,他这次偏想选「不需要」。


大卫偷偷地垂下眼瞟向右前方,几乎总在身边的那人,偏偏这次坐得如此遥远。

他看到安龙毫不思索的亮了灯。

「需要克制。」

安龙面前的那盏灯闪了闪,竟然又灭了。

安龙皱起眉,又重重地按了一次。

「欲望需要克制。」


是意料之中的选择呢,这样想着的大卫竟然为自己对那人的了解程度而笑了起来。


2. 


和大家围坐在一起看安龙剪辑的花絮时,大卫突然发现自己几乎总在他身边最近的地方。

每一次无意识地靠近,都被镜头忠诚地记录下来了。

这个发现让他无所遁形。他突然紧张起来,绷紧身体小心翼翼地巡睃身边的人。

但其他人只是在热烈地笑着,赞叹着,鼓着掌,大力拍着作者的肩。

『你完全可以取代后期制作了。』

大卫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人这麽说。他忍不住在想,那个拍摄者,当他拍摄的时候,一帧帧剪辑的时候,他发现了吗……


被好友勾着肩大肆赞誉的安龙,捕捉到坐在远处的大卫有些闪烁的目光,心想这孩子似乎只有在独处的时候才会表现得比较亲昵。

安龙觉得他可能是害羞吧,为了缓解他的害羞,安龙对大卫缓缓地眨了眨左眼,露出饱满的笑容。


所以他有没有发现呢……大卫有些懊恼地思考着。


3.


大卫想起有次在路上。车里塞满了人,挤挤挨挨的,空气逼仄但开得飞快。

他们一前一后,坐得很近。

急刹车的那瞬,他撞上了安龙的后颈。

安龙的领口里有夏天的味道,让他想起南方海滩上白色的细沙,在阳光下唦唦地流淌滑落,向他暗示着深处的宝藏。

大卫被自己抑制不住的念头,和隐含在内的陌生联想,吓得手足无措。

但又忍不住偷偷按着自己的嘴唇,闭上眼,苦苦地回想,那逡巡间,自己到底有没有吻到对方的肌肤。


心底的那头小兽,不满地发出呜呜的鼻音,舔着自己的爪子。


4. 


大卫第一次怀疑自己或许是个有些「呆」的人,是在参加这个节目之后。

和北语的同学不一样,这群人几乎全是外放型人格,能歌善舞演戏走秀,他们的才艺也和性格一样,都是奔放外露展示型的。这群家伙开起玩笑来荤惺不惮,没事还喜欢在更衣间撩起衣服来比肌肉和胸毛……他喜欢他们,也喜欢和他们待在一起,但又止不住地觉得,自己一介天天静心练字把辞海当睡前读物小小年纪就想着修身养性的读书人,似乎有一点格格不入。虽然普雅也是文文静静的,但大卫他实在不想和比自己小四岁的刚成年人比谁更沉稳些。

大卫想起还在学日语时,看到的对「少年」的定义。*

少年外在表现为细弱的肢体和无机质的面部表情。

少年是无性徵的,不引起观者欲望的。


大卫开始偷偷的健身,询问造型师能不能把自己的刘海梳起来,也开始想表现得,唔,没那麽「少年」一点……

但大多数时候似乎都没有很成功……

为什么自己四肢不协调,舞步那麽笨拙呢!翻看评论调侃说自己跳舞像老年人,他自己也想笑。


「在笑什麽呢?」

大卫才意识到安龙已经坐在身边了。

大卫把手机伸给他看。

「哈哈哈,不要紧。每个人总有自己的迷人之处。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人阅历丰富,还是自己一厢情愿,他说的话似乎特别有说服力。


5.


安龙像对宠物一样,挥手拍开飞在半空的小gopro,回身按住大卫要解开衣扣的手指,然后把大卫自己扯开的领带打正。

挂在安龙身上的西装外套,褪掉了一边袖子,在动作间顺着肩胛一路溜下去,大卫在坠地前拽住了它。

有一瞬间,二人揪着对方的衣服,形成了互相妨碍动作的姿势。

安龙捏捏打好的领结,让它形成一个挺立的形状,然后从大卫手里接过外套,流利的穿好。


大卫的表情有些沮丧。

安龙担心他误解了自己,安抚他说:

「抱歉,我只是觉得拍这样的画面有点不好。」片刻又补充说,「虽然是我自己带坏了头。」

「就是什么样的画面~」大卫不依不饶。

「就是……」有个词冒出来,安龙虽然觉得它不是很妥当,但一时也想不到更贴切的词了,「就是诱人的画面。」

安龙觉得那双仰望着他的双眼在一瞬间亮了起来。像只被称赞的猫。

「所以,安龙你,觉得我……诱人吗?」

说到一半时,大概是因为害羞,大卫闭上了眼,但他又逼着自己抬起头,坚定的望着安龙。眸光灿灿,像新雪初融,带着暖意流泻出来。

安龙被这目光摄住了,他曾经用双眼,用镜头,用屏幕,看了他无数次,远的,近的,单方面的凝视或短暂的对视,但都没有此时此刻的目光那么的,令人无处可逃。

『糟糕,这次大概克制不住了。』

这样叹息着的安龙,被大卫握住了手腕。大卫的食指轻轻地扣住他的动脉,有些颤抖,连带着他的血液的心跳也波动起来。

「所以呢──」有人放软了声音,追问着。

『啊,真是个坏心眼的家伙。』

安龙闭上双眼,叹了口气。


6. 


安龙回过头,想看大卫有没有被撞伤。


他一直认为欲望要克制在一个不伤人的范围内。人的内心都住着各种各样的野兽,但控制着不放它出去咬伤无辜的人,才是成熟的做法。而他一直是个有意志力的人。


如果说有哪一个瞬间让他开始愿意相信这头名叫爱恋的小兽是他们二人所共有饲养的,就是在那时──


他在飞驰的车中回过头,看到他揉着嘴唇,一脸的惆怅和向往。


7.


安龙闭上双眼,叹了口气。


黑暗中却看得更清晰。珍藏的一幕幕像蒙太奇,抢着在眼前晃动──

他在纷纷扰扰的人群中独自弹琴。

他安静地听他说话,翘起嘴唇点头。

他激动地辩驳,因为纷繁而至的思绪而语无伦次手足无措。

他笨拙的舞动,小声的合唱,开心地把和宠物蛇的合影发给他看。

他忍不住笑场的样子,装作凶狠的样子,不甘心的样子,得意的样子……他每一帧每一秒的表情。

还有用俄语说我爱你的样子。

……最后是眼前惶惑又大胆地双眼。


心里的那只野兽,这次终于得以走出黑暗,原来只是一只瘦骨嶙峋,无辜得惹人怜爱的小家伙。


安龙解脱地笑了。

回握住大卫的双手。

看着大卫眼中的惶惑渐渐消退。看着其中的感情慢慢鼓胀。

他俯身吻了下去。


8.


「你既然觉得不应该拍我诱人的样子,又干嘛把那一段剪进去呀~」

电话那端的声音有点些得意,像是终于抓住了他的把柄一样。

「嗯哼,」安龙煞有介事地宣布,「因为我毕竟是『秀恩爱派』的啊~」


──完──


補一張小聲合唱的配圖www:





──────

///写到自己都害羞了是什么鬼> <

总之就是二人不斷地为对方思考,怕伤害到对方而克制感情,双向暗恋到最终表明心迹的故事啦> <


请把这个当做安总还是单身的平行宇宙来脑补吧🙈


*日语里「无性徵亦无性吸引力」的词其实不是「少年」是「少女」。但写少女有些出戏,就改成少年了。反正都是无性别的,用少年好像也可以吧🙈


昨晚一时兴起跑去海边吹风,结果今天一整天都晕晕的😂希望写得还算有逻辑在……🙈

评论(16)
热度(64)
© 南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