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卫] 自由落体

少年站在天空的边缘。

飞机舱门敞开着。迎面而来的风,和心跳一样迅猛。

他微微眯起被吹乱的睫毛,抿起嘴唇,试探性地向前一小步,又一小步,脚尖已经踏了出去,足下是流淌不息的云海。

他突然心悸,刚下的决心又突然逃跑了。他慌乱地向后退了一步,撞上了一道坚实的体温。

「害怕吗?」身后的男人轻声问。

敏感的男孩觉得他的声音里并没有轻视的意思,于是诚实地点头:

「嗯。」

「你不是蹦过极吗?」

男孩听他语中带笑,想他一定是弯起眼睛笑得灿然,猜他大概是笑自己一路上逞强的夸口,临到跳下去的那刻才原形毕露。

他刚想辩驳蹦过极还是会怕的,却感到肩膀一热,被身后那人握在手心。男人稍稍用力,捏了捏他,温柔地说:

「不怕。」

「……你一定跳过伞吧?」

「是啊。很多次。」

「那你当然不怕了……」男孩小声的嘁了一声。 

「不是啊,我还是会怕的。」男人诚实地笑着说。

「啊!那你还安慰我!」男孩觉得被骗了,气得小幅度的原地蹦了一下,半转过身想拍他两掌表达愤怒。

男人双手扶着他的肩,将他转向天空,俯下身贴着他的耳朵说:

「我是会怕。但有我在,你不用怕。」

男孩像是突然听不懂汉语,先是错愕眨眼,然后紧绷的身体慢慢地松了下来。 

万尺高空中散漫的云忽而被风拂开,二人目光尽头的海,宁静而深沉。

  

他们一同跃下去的那瞬间,那个小孩就开始疯狂地尖叫起来。他低声笑着,紧紧地环抱着他的身体,想要让这个小家伙镇定下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成了他一直默默履行的职责。直到责任成了默契,默契成了习惯──习惯用右手按按他,拍拍他,然后看着他还带着一丝不甘心的小脾气,慢慢地安定下来,像只炸毛的小动物一样慢慢恢复平顺。

怀中的孩子似乎习惯了飞速的坠落,开始兴奋的叫嚷起来。微卷的黑发被风扫起,不断地挠搔着他的脸颊。

当他松开怀抱,伸展四肢,拉开降落伞的那瞬,二人的坠落短暂一滞,继而被风势斜斜的带出一道弧线。

男孩似乎发现了什麽,激动地指着海面,先是飞快的说了一串俄文,然后意识到不对,伸了伸舌头,又叽里呱啦的讲了一串中文。 

男人在烈烈风声中努力听着,只抓住了零星词汇,好像是什么龙和海的故事。

他摇着头想恐怕要着落后请他再讲一遍了。

然后才发现自己笑得忘形。

然后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开摄像机。做了这么多年节目,拍了这么多条短片,这种低级错误他从未犯过。本以为开机拍摄已经被训练成本能,原来还是有别的事物能让他分心。

他又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要骗他再和自己跳一次了。

男孩转过头来,阳光直射下眼神明亮得像初凝的雪,直盯着他大声问:

「你每次跳伞的时候一定觉得自己就像一条龙吧──」 

他楞了一下,心想这是什么异想天开的怪问题,故意做了个鬼脸,打击他:

「抱歉哦,从没有过~」 

「啧,你真是不浪漫~」男孩嫌弃的转过身去继续看风景。 

他低下头,笑得打颤,要把头抵着他的脖颈才能忍住。 

男孩感到后颈那儿的鼻息,知道他又在笑了。悻悻地回嘴:

「你们澳大利亚人真的很没有想像力啊──」

「是吗~那我就来让想像力丰富又浪漫的俄罗斯人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吧~」男人说着坏笑着把手伸向他们腰间的扣带。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救命──」男孩一边扭腰闪避,一边抓住他的手求饶,「安总我错了,安龙~」

「乖。」安龙把脸颊贴向大卫的头顶,赞许地蹭蹭他的头发。

 

大卫被安龙从水里捞出来之後一直转过身避开他的视线。 

「怎么了?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落汤鸡的傻样。」安龙一边熟练的取下二人身上的跳伞和潜水器具一边不忘揶揄他。

「不是啦……」大卫顾不上反驳,低头捂着脸闷闷地说。 

安龙似乎猜到了,捂着他的手把脸捧起来。果然在指缝间看到一丝红色。 

「那个,我真的不是什么变态,我只是一激动就会……」大卫着急地说明,额发湿哒哒的垂在眼前,水珠一滴滴的点在他的指尖,又一路滑向安龙的手腕。 

「我知道。」安龙扶着他平躺在甲板上,拨开眼前的乱发,「你有高血压,容易流鼻血。是吧?」

「你怎么知──啊!你看过我蹦极的视频!天呐,好丢脸……」

大卫捂着脸想滚到一边,又被安龙逮回来,重新摆成正面向上的睡姿。

安龙用手指抹去大卫嘴唇上的血迹,有点抱歉但又抑制不住开心地坦白:

「其实,我还看过你听音乐会听到流鼻血的视频~」

 

他也平躺下来,靠在因自尊心受挫而惨叫不已的男孩身边,和他一起随着海浪起落,听着他的呼吸慢慢地平顺下来。

他眯起眼,看着太阳,看向片刻前一同坠落的那片广阔。

北方,南方,上天,入海。

他们从两个极端走来,停在此时此刻的并肩。

男人伸出食指,点了点男孩的手背: 

「喜欢吗?」

男孩偏过头来,调皮又执着地问:

「喜欢什么?」

他也歪过头去,一本正经地说:

「跳伞啊。」

男孩轻哼了一声,翘起嘴角:

「跳伞啊,还好吧~」

男人无声的笑起来,手指弯过去,握住男孩的手掌。

「我也觉得挺好的。」 

说着,如海的眼里波光潋滟。




——————下面是不說會憋死的嘮叨2333——————


刚被好友安利世青说的时候我就看到「安卫」这个cp了,当时还想「诶这二人的萌点和交集是……?」 

後来随着倒序看的集数增加,就越来越喜欢安龙和大卫🙈突然萌上了安卫这cp🙈 然後在搜索他们的微博的时候完全迷上了──他们自己安利了这个cp啊////

这种性格和擅长领域互补又有交集的感觉太棒了,不是吗~ 

……安总最戳人的一面是好丈夫和好父亲,但是又正是因为这一面而不能完全ship他和大卫🙈最後我还是萌到忍不住,强行想像一个他还单身的宇宙,匆匆写下了这个「骗你到南半球来跳海😂」的脑洞 >_<

希望同萌看得开心www

评论(15)
热度(32)
© 南橘 / Powered by LOFTER